当前位置: 首页 > 警务资讯 > 警营风采

我的师父“王老杆子”

字号: [大 中 ]   发布时间: 2018年09月10日  新闻来源: 广德县公安局   视力保护色:              

        “王老杆子”本名王金泉,安徽阜阳人。当兵转业进入广德县公安局先后在交警队、巡警大队工作,2004年开发区派出所成立随即调入,一干便是12个年头。2015年3月,“王老杆子”到龄退休。

  从地域上来说,我算是“王老杆子”的皖北小老乡,从工作上说,他亦师亦友亦是长辈。他是我进入公安队伍后的师父,因为不管是业务上还是做人上,他教会我很快成长。说他是朋友,因为他从没有架子,而且开的起玩笑,从不和你急眼。说他是长辈,因为他对所里的小兄弟都是照顾有加。

  我的师父有点“抠门”

  师父在所里是内勤民警,他有个“百宝箱”:里面没金没银,有的全是各种工具。所里有桌子啊柜子啊开关啊门锁啊坏了的,他拿着工具就出动了,三下五除二就搞利落了。记得一次我电脑鼠标坏了找他换个新的,他指了指书柜底下的抽屉说:新的没有,之前有个旧的你拿去试试。我打开抽屉一看,嗬!旧的连商标图案都磨没了,当时就嘟囔了一句:这还能用不能啊?师父不乐意了,你拿去试试再说。拿到电脑上一试,得,这不知道什么时候留存下来的老古董还真给力。

  说他“抠”还因为他有一个习惯,值班睡觉前的最后一件事是把每个办公室检查一遍,关掉所有办公室的开着的灯、空调、电脑,然后把门锁好。起初我挺不以为然,这能省几个电啊,还弄得跟政治任务一样的认真,但每每有这样的意见都是遭他白眼。之后的结果就是不知何时我在值班时睡前最后一件事也是检查办公室,这也算是从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继承来的光荣传统吧。

  我的师父酷爱学习

  “活到老、学到老”这句老话用在师父身上再合适不过了。2014年,他不知从哪拿了五笔字型的字根开始背,这遭到了大家的揶揄不断。师父不以为然,没事的时候就记啊背啊的。也就几个月的时间,他就已经可以熟练的使用五笔字型打字了,让我们这些使用拼音输入法的年轻人自惭形秽。

  我的师父超有原则

  师父在所里管着章。来办事的很多人都是为了盖章,他一直坚持严格审查材料。来办理散装汽油、婴儿捡拾证明、分户的,材料必须按照规定准备齐全才能盖章。那些材料不齐全想通融一下的,在师父这儿可是过不了关。铁面无私的同时,他会告诉你缺的材料哪里补、怎么补、找谁补。按他自己的话说:盖出的每一个章都是责任,该盖的一定盖,不能盖的章坚决不盖。

  师父还是把调解的好手,我给他总结了两个词:循循善诱、不厌其烦。他喜欢以长者的身份与当事人谈心,但又绝不是倚老卖老。他喜欢以自己的经历让当事人摊开心扉,但又绝不是卖弄资历。他会听你讲、听你倾诉、听你发泄,等到你把所有的郁闷、怨恨、疑问托盘而出后,他再慢慢地疏导化解,最后肯定是配上他的一句口头禅:听我这个“老货”的肯定没错的。

  如今,师父已经退休数年了,他时常打电话询问我的工作和生活情况,给我提供意见和建议。感谢您,让我学会了如何待人接物,如何保持向上的品格,如何面对工作上的难题。我想,一个人毕其一生,能够发现自己的优点,找到自己热爱的事业,并将两者完美地结合起来,才是幸福的人,这样的人生,才是幸福的人生。我想师父正是这样幸福的人,拥有着幸福的人生。这种幸福不仅伴随着他的工作年代,也必将延续到他退休后的岁月中。

  谢谢您,师父!(广德县公安局 武晓强)


欢迎关注"皖警便民服务e网通"客户端 、安徽公安厅官方微信"警方"